苹果开奖直播

    作者:懿儿 |字数:3512

    人气平安彩票app官方下载: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暴君的宠后[重生]都市极品医神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神王强宠:萌宝来袭破云2吞海跟乔爷撒个娇

        ()    裘安仁是后半夜自己醒过来的,这家伙果真如余知葳所料,自认理亏地回去了。

        当时那小疯子那么一砸,估计脑震荡都给砸出来了。裘安仁头晕目眩了好几天,一连吃了好些了数天的药都还没缓过来。蔺太后那儿也没法子伺候了。

        蔺太后见自己跟前最受宠的小白脸儿受了伤,为了安慰印公受伤的心灵,也不好去再找别的小孩儿玩乐,只好“独守空闺”。她给裘安仁给了好些赏赐,还明确表明:安乐堂那破地方要好好查,严查!竟然在皇上大婚没几日之后,在她蔺太后眼皮子底下让她心尖尖上的九千岁出了事儿。

        于是裘安仁带着一腔不能说的怒火,把愤怒都洒在了安乐堂众人的身上,里面的老年内侍被他好一通折磨,死了好些个。

        不过九千九百岁爷爷在安乐堂出了事儿,那自然是得严惩,所以这件事就这么被裘安仁自己按下去了。

        只是他们注意到,安乐堂里少了一个人,一个被他亲手送进安乐堂去的人。

        大概是因为印公平生折磨过的小内侍太多了,所以一时间想不起来有那么个小疯子了。

        这个小疯子如今待在坤宁宫当中,被关在一间小房子里。

        据看守的人说,这个疯子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除此之外,唯一和常人的区别,就是他不说话。比起发疯的时候能把印公打成昏迷不醒的大力士,他更像是一个哑巴,就算是疯子,那也应当是个傻了吧唧的“文疯子”才对。

        余知葳有一天特地挑了个时间,让人看着,进去看了这个疯子一眼。

        据说疯子被人梳洗干净,把头发绾起来的时候竟然也没反抗,众人都以为他是个单纯的傻子而已,没人能想到他那天晚上力拔山河的一石头。

        毕竟这家伙瘦成了个人形的骨头架子,胳膊腿儿看起来还没有余知葳的粗。

        这疯子待弄干净了,五官甚是清秀,有一种看起来比原本年纪更小的孩子气。余知葳观察了一会儿,总觉得面熟,想了好半天才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内侍。

        她思考了一阵子,终于想出来为何觉得面熟了。

        这个内侍的长相十分符合蔺太后的审美,清秀孱弱的少年人,身上带着一股书卷气,看起来比原本年纪偏小的长相让他们的少年时期显得格外的长。

        裘安仁应该是蔺太后豢养的一群小白脸儿内侍之中最漂亮完美的一个了。

        余知葳看着疯子,疯子也抬起眼睛来看着余知葳——很明显是认得余知葳的。

        余知葳看着面前这个清秀的疯子,皱了皱眉,不知道应当怎么开口说话,最后还是试探地喊了一句:“小哥儿?”

        疯子又抬头瞥了她一眼。

        有反应。

        于是余知葳再接再厉:“你……还记得我吗?”

        疯子点头。然后过了半天,又出声道:“对不住。”现在余知葳彻底能确定这内侍肯定在蔺太后身边待过了,他就连声音也是和裘安仁一个类型的,清越的少年音色,念书一定很好听。就是不知道是情绪的影响,还是旁的甚么,他的声音这会子听起来有些沙哑,像是被小刀划破了嗓子。

        她现在几乎确定了,这小疯子之前肯定在蔺太后身边待过,蔺太后那个广收天下美人儿的性子,不太可能放过这么一个美少年的。只是他后来究竟犯了甚么错处,才被罚到了安乐堂中,甚至成了各个疯子?

        不过想起他方才那句话,余知葳的眉角还是控制不住地跳了一下。这是哪门子的对不住,她才十几岁,这内侍就算生的再少相那也能看出来比她大,被人喊了好几句“娘”,那占便宜的是她才对啊。

        疯子沉默了一阵,而后又开了口:“娘娘赎罪,是奴婢僭越了。”

        余知葳一愣——他显然还记得自己那天晚上做过甚么,甚至还逻辑清楚地认了错。

        他甚至能从余知葳的打扮,分辨出来她应当是个娘娘——虽然不知道是皇后娘娘、贤妃娘娘还是淑妃娘娘,但这个称呼总不会错就是了。

        余知葳又习惯性地点了点自己下巴上美人痣的位置,心道,这家伙的疯难道是间歇性的?

        余知葳想了想他当晚像是无意识地说出的“杀了裘安仁”这种话,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和裘安仁有仇。”

        这疯子一听到“裘安仁”这三个字,登时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腿,别说袍摆了,就连肉都快被他抓烂了。这疯子的爪子越收越紧,嘴里发出不似人声的“赫赫”声响,就跟昨天晚上举着石头砸裘安仁一模一样。

        余知葳吓了一大跳,两边的人赶紧上前去将疯子摁住了,那疯子双目赤红,浑身跟打摆子似的颤抖了起来,几个内侍几乎摁不住他。

        感情他就是疯裘安仁,连听见名字也不行!

        大概是因为身旁有很多人在,这疯子还没疯的太彻底,抖了好半天,除了自残之外,也没做出别的伤人的举动,过了好一会儿,疯子终于平静下来了。

        只是眼睛里还是红的。

        余知葳不敢提裘安仁的名字,只是意有所指地问道:“你和他有甚么仇吗?”

        这疯子很显然理解了余知葳的意思,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在余知葳觉得这家伙会不会被她彻底刺激疯了之后,才又吐出了一句话。

        就一个字。

        “是。”小疯子说。

        然后不等余知葳开口,这小疯子又恶狠狠地补充了一句:“他就是个畜生!”

        余知葳不禁想到昨晚裘安仁的那句“我们是一类人”,她十分无奈地翻了翻眼皮,印公难不成以为自己是在夸她呢?这和骂她又有甚么分别。

        那个小疯子看了余知葳两眼,见她神色中透露出了一种能和他同仇敌忾的悲愤,于是又加了一句:“我想要他不得好死。”

        面色苍白的少年脖颈上青筋暴起,黑压压的眼仁儿当中流露出一种遮挡不住的恨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